咩哩个咩_长弧中

近期考试不多、新年没到、所以暂时滚回lof这边浪一阵(doge脸)
新浪id:T-Bianca

关于一个不会玩李白的李白哥哥的迷妹,为了凑cp勾搭一个大神然后每天被调戏,以至于跳圈了的,呃,杯具。

tag两个都打了,私心【【

非常用心的分析呢,我的话就算为了写同人或者说研究同人怎么写,会多次循环tv,但是有很多东西比如说暗示细节这样的,就算认识到了也不能很好的用文字复述出来。

所以对于这样能很明白的写出来的人我是服气的。

OMI_刹那.未醒:

有关于马卡揿和小维[13:27更新维克多部分]







从来没有看个cp会那么希望他们两个去开个车过。搞不好是因为官方给了那么多糖就贪心了。前两天发现第四话马卡揿已经跟着勇利睡了,刚刚突然想起来第二话维恰抱着马卡揿在地板上睡着的样子。维恰有肌肤依赖症,但是到了第四话觉得勇利也被传染了。心里不安的人要经身体真实的触碰才能够安心,大概是这个样子,维克多烦恼再也无法给人惊喜了,而勇利给他的总是惊喜,手指忍不住的想要触碰到他与他有接触勇抱住他仿佛他是自己的不会丢失的绝对的安全的安全感。勇利一直害怕失去他。他其实失去过了。小维类似于维克多的替代品。当他告诉优子这只小狗也叫维克多当优子说勇利真的好喜欢维克多的时候他显得特别的可爱。小维走掉像是一种预示他将会失去最最重要的东西,他输掉了,与其说是因为小维走了所以让他分了心不如说是那天当他在冰上他一定一直在看同样在冰场上的维克多在想到小维的去世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永远都不会有交集并且在后来一系列比赛失误之后他就和切列斯蒂诺结束合约准备退役了。这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故事。第一话维克多发现了他的视线问他要拍纪念照片吗的话简直就是一场判决,纪念照片?他们仅限于此。他为优子跳的那只冰舞像是一场诀别,优子已经嫁做人妇他告白了会得到怎样的回应?所以他像是要和所有的童年最好的爱恋诀别一样,他要与总是陪伴在他身边的优子以及永远都不会陪伴在他身边的维克多最后以自己因不善与人交流而变得异常美丽的身体的姿态最后向他们告白。说再见。
勇利的语言是在身体上的。他不会跑到维克多的面前大声的说我喜欢你(尬舞就很好的说明了这点他打败全场与维恰的双人舞简直赤裸裸爱意表达看维恰当时那么快乐的表情就知道他接收到了,虽然可能因为老是接收到爱意所以没太在意就忘了)但是他的身体比话语说得还要动人,感谢老天让维克多看到了他最后赤裸裸的毫无掩饰的告白。
我斗胆认为维克多从一开始就知道勇利对自己所抱有的感情的。维克多是那种想要让人愉悦给人惊喜的人,所以他一定会把握分寸不会让惊喜变成惊吓的(虽然勇利开始真的被惊吓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是对于普通的粉丝对待自己的喜欢他肯定不会那么随便上手毕竟肢体接触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反感成性骚扰这家伙的分寸把握得简直吓人,在海边他会想的出来不是父亲兄长朋友恋人吗?他还真的想要努力个试试,他把勇利对自己的感情看得非常的透连勇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维克多真正的情感。他每一次与他的肢体接触都在暗示着[你可以喜欢我]并且为此释放你自己真正的样子给我看(诱惑我),维克多可能起初只是希望看到他是如何闯过这关的他自己又要如何闯过瓶颈这关然后对勇利说谢谢你那么喜欢我真的很感动以此来做结尾如果是这样的话勇利很可能会变成第二个克里斯事业美满与他成为重要的好朋友但是永远都无法相爱。维克多创造了一个克里斯一个尤里奥和全世界狂热的粉丝。在这里真的是超感谢制作组给了克里斯另一个陪伴并且让尤利奥摆脱了生命里就只有一个维克多的魔咒。因为这个人将是属于另外一个人并且永远都无法再被夺走的!
马卡揿像是一个间接的肢体接触(小维也是),维克多抱着它睡觉而后来它乖乖的窝在勇利的被子里面,勇利没有抱着它,就像还在第四话前半段的时候他还没有敞开心扉去主动拥抱任何人,但是他在自己的被窝里留了这么一个位置,呼吸和脸可以很轻松的接触,他睡的特别的规整,简直紧张可爱~

从12月初掉进尤里坑以后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家官方怎么那么的可怕!厉害的吓人。把所有不好直接说出来的都放在各种各样的暗示里面,主创一定是万年恋爱期的少女心遮着羞涩的脸说不出来话但满脸都说着喜欢这两个字。
有很多次勇利失败了、维克多的演技是浮夸空洞的但是观众台上的欢呼依旧,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解读出暗语的,钥匙仅仅只是握在那么上万中的一个人的手里。手里拿着钥匙的维克多看到了勇利的那把锁,打开那把锁的时候勇利捧给了他一颗滚烫的心。
他说谢谢了。
他伸手
他接过去了
放在自己的心口上
热了。












————————


关于维恰的那句纪念照片之后勇利掉头就走那时候维克多呆立在那里看着他。这大概是维克多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办法让自己身边的人开心。因为老是分析勇利而忽略维克多,其实这时候和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到下一季时候的踌躇是有联系的,勇利的转身就走让维克多非常直接地意识到了他没有办法再带给别人惊喜了。为什么?他以前一直是这样做的为什么偏偏这一次失效了?他有什么没有传达到?


维克多说被勇利吸引是源自于如音乐本身的身体的传达,所以音乐非常的重要!音乐与语言都是声音,声音本身为了表达而存在,而维克多的声音是失败的。(对勇利说话以及别离开我伴我身边这首曲子的冰舞的表达是失败的,同样身为舞者的美奈子老师一眼就看出来了。经这么理解美奈子老师喜欢克里斯其实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克里斯展现的对维克多的爱意。所以克里斯曾说过能够打败勇利的纯洁色气的只有自己的成熟色气,他指的是爱意的深度,谁知维克多吃的是未经世事的小男生的那款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演出上克里斯这个人挺过的,不过这个人本身不错。)维克多站在那里所看着的不仅仅是勇利的背影,他看到的更是自己的失败。


到这里为止他开始考虑,所以发布会上心不在焉,但是就像是亚科夫说他是个只想到自己的人他就是觉得自己做的哪里不到位觉得有办法自己一个人调整。于是一些日子之后他看到了勇利试滑那首自己失败的曲子的视频的时候他发现问题不是自己一个人能解决的。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维克多想起来了那时尬舞的勇利想起来了转身就走的勇利再面对着手机视频上的那个勇利这三个人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一个如此爱自己的人会对自己有那么大的反差?????是不是自己与他的几次接触时候自己的表达什么有了问题?




我冒出来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维克多或许会突然觉得“如果让勇利能够像最初尬舞一样的表露对自己的喜欢的话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了?”


他伤害到了一个人的心但是自己却没有察觉,这对于一个极其乐意让人快乐的人来说是极其失败的。


比起想要摆脱瓶颈维克多应该还有要弥补勇利的想法。或许就是因为这种想法的开端就已经让他有了改变的开始了。



当然,有关于维克多的诸多想法都只是猜测,维克多是官方下得最狠的一个套子,因为他什么都不表达才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猜。

为什么我爱的明明是勇利小天使,
然而我做的表情包却都是维克托的……

唉:-(
怪维克托表情太丰富了(๑˙³˙)

做着玩的,平时我聊天的时候一般会说的一些话,都做成表情包放这了。[人懒,有时候用表情包代替打字]

倒数第二张的捆绑带感~♪

GOR叔:

[授权汉化]

火箭起飞

差点又忘了发……

惹火度是1000+%!

传说中的EROS富人勇利&维克托的互flirting日常\o/

成年人限定*adrenalin rush*


あり子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soldier_yasuda/media

微博走http://weibo.com/u/5078151727

大家圣诞快乐!

我——去死一死
哟哟哟哟哟哟
这还只是订婚戒指
拿到金牌就结婚?
呵呵
我从没见过比尤里还会搞事的官方

所以下一周和下下周求你快点到啊啊啊啊
我要看他们结婚!!!!!!???????

先不打tag,只在fo了我、而且想要那个新年礼物的小伙伴里征集催更志愿者♪

我相信每个想要礼物的小伙伴都不希望这份新年礼物因为我懒而变成你们的开学礼物,所以你们要非常努力的,催更。

[凛泉]带薪休假的lmq与小熊先森01

等不到明天了总之泉总生日快乐!!
以及借着生贺的名义开个坑~

第一次写凛泉性格什么的把握不好,见谅~
以及第一篇凛泉solo的描写较少,主要是奈次其他人的戏份、铺垫故事以及搞笑。【1k5的利达与司糖所以还是打了tag】

利达的性格我肯定和es里的哪个人弄混了,但是我觉得内心活动丰富的利达也很可爱了——如果有对此介意的人的话,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带薪休假的lmq与小熊先森》

◎奈次就是寻常的奈次,凛泉就是普通的凛泉,就是世界观有那么点清新脱俗:当吸血鬼和修道院能够和平共处、不再互相伤害了,这两个八字相冲相性不合的两个物种都可以一起过万圣节了,那么——这个世界差不多也没救了。

◎非常规套路的凛泉与非常规的套路,OOC什么的不用说的6得飞起。

◎这次就不分节了,突然非常想试试自己最初开始写文时用的格式~【【然后突然发现自己不会写了qaq【【所以最后还是决定适当分节orz

在这个设定有点清新脱俗的世界里有一个很大的王国,这个王国里面有很多风格迥异的人或者非人的生物,从不分白天黑夜反正每天24小时就是睡睡睡的吸血鬼到没事就傲娇明明武力值更高却硬是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而被塞到“修女团”的骑士世家的二世祖……应有尽有无奇不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换句话说就是这里林子大,什么鸟都有。

这个奇妙的王国马上就要迎来一年之中的其中一个重要节日、万圣节了。

万圣节通常与灵异的事物联系起来。欧洲传统上认为万圣夜是鬼怪世界最接近人间的时间,这传说与东亚的中元节与盂兰节类似——当然了,在一个吸血鬼和修道院都能和平共处的奇妙世界,在这种与鬼怪扯上了关系的节日里,发生任何事都不足为奇。

现在明明应该是忙得焦头烂额火烧眉头的时候,然而作为这个设定有点清新脱俗的世界的王国的国王,Leo今天也十分对应画风的作为耽于玩乐的国王和自己守正笃实的小骑士斗智斗勇。

上午。
“leader这是今天上午的国务文书。”
假装正在埋头写乐谱的Leo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见。虽然小骑士依旧在努力地督促自己的主君专心国事,然并卵,该批改的文书一本都没改。有一些还被真的玩出灵感来了的leo直接当成稿纸写了乐谱……

下午。
“leader现在是你该去开会的时间了。”
刚刚还假装在写乐谱的Leo突然回心转意看起了桌案上的文书,其实是在打包纸笔准备半路失踪。然后他果然在去会议室的路上失踪了……在他、朱樱司的眼前,他就那么跑、掉、了。

“阿拉拉,小司一个人站在这里这是怎么了吗?”偶然路过回廊的优美的骑士看见大家可爱的司糖就那样一脸委屈的杵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忍不住上前询问加安慰。虽然答案他早已心知肚明。小骑士后来的回答也确实如他所料……

“那个可恶的国王,”岚的口气恶狠狠的听起来好像对国王积怨已久,“小司别想太多了,姐姐和你一起去找国王,到时候小司找到了国王姐姐就去抓他,然后把他押到你面前让他给你道歉好不好?”

可恶的小鸣,有你这样对待一国君主的吗!!其实只是藏在了附近草丛里的leo听到了这两人的发言只想吐出一口老血。看这两人就这样坐下聊起了天,leo又吐出一口血……你们准备让你们的国王就这样趴多久!?一脸生无可恋的leo在认清这两人短时间内根本不打算离开后,也干脆破罐子破摔拿出稿纸就准备谱写未来的盖世名曲——结果突然间,一封信从一打稿纸里掉了出来。

“什么什么?我带的纸里面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封信?哈哈哈,这可真是有趣!!”

然而在他还没来得及说出“难道是宇宙人?呜啾~♪这是来自宇宙的问好,外星人桑你们在的话就请回复……”等一系列的疯癫发言,就看到了信封上写着的非常不得了的东西。

——寄件人一栏上写着『朔间公爵』

月永leo只是个普通人类,他的部下们大多也是,然而生活在这个设定清新脱俗的王国里的活物却远远不只人类。

以朔间公爵、朔间零为表率的深渊的魔物独具王国的一方势力独自安好,以神树为头领的生灵一方在这个王国里无处不在,而他们人类一方则被两方委以重任,希望人类能在两方的共同监督下维护好王国的和平。

——其实他们就是不想管事而已。这是朔间零的弟弟,作为类似「亲善大使」的角色在月永leo的骑士团挂职的朔间凛月在某次不经意之间暴露的真相。至于他是不是故意的,在这里我们无从得知。

人类「管事」也有获得应得的回报,魔物一方由朔间零亲自管理不需要多加关心,同时神树等生灵给土地带来生机与活力,保证其他两方的生活。虽然他们一直这样过着原始的生活,但是不管是哪方过的都很开心世界太平,这不就好了吗。

所以说他们太平的生活到底会不会因为公爵的这封神秘来信而成为泡影呢?月永leo不知道,他到现在连信封都没拆。趴在地上皇宫用于培育名贵花种的肥沃泥土都沾到了leo的衣服上,但是他没心理会。他现在心里跑火车都快跑出地球引力圈了!!——到底谁说的他们的太平盛世到此为止了!?别看这封信,它都还没被拆开过。

“所以说我们的太平到底会不会到此为止呢?和平消亡之后会不会有宇宙人突然到访呢??啊啊啊!!好想继续妄想啊!!我不想就这么揭露谜底啊!!!——”内心深处此时正在天人交战的月永·突然兴奋起来的患者·leo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就这么大吼出声了。

“leader!?鸣上前辈猜你应该就躲在附近果然没错。快点跟我去会议室作会前准备!——这是?”

装信封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装着装着睡着了,居然连信封的封蜡都没弄好就把东西送过来了,结果在刚才leo的一系列剧烈动作之后,用漂亮的字体书写的信纸就这么直接掉了出来。

『致leo君,

万圣鬼节将至,想毕你们那里也应该是一副十分繁忙的景象,突然至信打扰吾辈深感歉意……

但是正事还是要说的,这次鬼节还劳烦leo君给在你们那的濑名君放一段时间的假。这次几个提前夺鬼门而出的“棘手的”灵魂中的一个,就是濑名君的前世。

话已至此,其他的应该不需要吾辈多强调了吧?

——朔间零』

“……看不懂。”
优美的骑士瞄了一眼然后就皱起了眉头。

同样看不懂这封信的小骑士马上将话锋指向了他们的老大,“leader你知道这封信到底说了些什么嘛?”然后他就看到了他们国王百年不得一见的严肃脸。

万圣节最初的意义没什么意思,就是迷信。但是有关万圣节的传说,Leo知道某一篇中有一段是这么形容的:

……那时人们相信, 故人的亡魂会在这一天回到故居地在活人身上找寻生灵,借此再生,而且这是人在死后能获得再生的唯一希望。

——零会特意知会我这件事,难道说这鬼魂真的是来要濑名的命的不成!?

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好像get到重点的Leo不禁出了身冷汗,整个人的严肃程度吓坏了在一旁不明觉厉的小骑士。

然后在他们严肃的考虑了不知道多久的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之后,总算缓过神来的优美的骑士翻出了信封里面的附件。

—— 一整套流程完备只需要Leo签个名就可以立即生效的请假表。

三个人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意料之外的发展,只能楞在哪里面面相觑。他们心中猜了个答案,但是谁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公爵大人的为人有好到会干踢人请假这种事吗??”

“公爵大人应该不会有时间搞这种小事吧?他又不是leader一天到晚不务正业、总算这么咸。”

“喂——”leo无意识的翻了个白眼,我亲爱的小骑士你有必要这么说吗,“零应该没有这么无聊来耍我吧?”其实Leo自己心里也没底。

当时的三人还是觉得严肃对待这件事比较好,于是他们就这么做了。不仅放了濑名泉的假,而且还擅自给他调了工作岗位。其实只要忽视泉总的性别男或者忽视他的新工作是修女团的事,这三人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至于公爵大人送信过来的目的,事后朔间凛月给他们解释了。就是你们感想不敢说的「那个」~

——瞬间原来的地方就只留下了三脸懵逼。

——所以说公爵大人大费周章送信过来的目的仅仅只是帮他们这边的人请假!?WTF!!

『听说在万圣节前夜的时候,除了各路鬼怪会纷纷回到地上来玩耍捣乱,好像也有说法说就连曾经存在之人的魂灵也有可能故地重游、甚至是附身在活人身上哦~』

生活在这么个奇妙世界的濑名泉,同时也是那个和吸血鬼都能和平共处的奇妙修道院的圣歌诵者,在万圣节前夜的前一天的清晨起床时只觉得头痛欲裂,整个人只感觉快要被痛觉撕碎一般。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只知道在头痛的同时自己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很多以他为主角的莫名的画面。

啊啊啊,超~烦人!像海水那样汹涌澎湃,来势汹汹而且信息量巨大的片段不断的从他脑海中闪过,但是最诡异的是他除了画面中自己的身影之外竟然什么都看不清。啊啊这感觉糟糕到极点了,濑名泉一边皱着眉头抱着自己的头在床上不停的翻滚一边这么想到。没想到只是这样却也折腾了一个早上,因此完全错过了圣歌班的晨练时间……

小~濑在家吗?真稀奇哎你今天到这个时间竟然还在床上。吵死了你这头蠢熊…!

看着不知道又翻了他家东西南北哪面窗户进来的朔间凛月,本来就因为一早上莫名其妙的头痛心里积攒了不小的火气的濑名泉很愤怒并且向擅闯民宅者朔间凛月丢了一只枕头。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濑名泉的缺席晨练而变得非常担心为此还起了个大早”的朔间凛月接住了愤怒的濑名泉向他投掷的枕头,并且本来就没睡醒的他很过分的(在濑名泉看来)在半秒钟不到的时间内愉快万分的决定和濑名泉挤一张床睡个回笼觉。

限你在三秒钟之内离开我的床不然有你好看你这头蠢熊!!朔间凛月没有理会濑名泉那几乎肉眼可见的愤怒,手脚利索的踢掉鞋子脱掉外衣然后爬上床钻进了濑名泉的被窝里并且抱紧了他。啊,久违的感受到了人类温暖体温的吸血鬼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果然还是小~濑抱着舒服,比任何抱枕玩偶都要舒服~~说着又蹭了蹭。

真的是,你这头蠢熊超~烦人…!!虽然濑名泉嘴上依旧不饶朔间凛月,但是不知是因为吸血鬼略低的体温、还是因为有人在身边的安心感,原本因为头痛而暴躁的濑名泉渐渐冷静了下来,顺带着好像连头都没有那么痛了。

外面的世界时间渐渐日上竿头,但是在濑名泉的单身小屋里,自诩作息时间正常到不像个平常人的他却是再次睡去……这次脑海中的那些画面清晰了不少,感觉就连画面闪去的速度也没有原先那么快了。于是仅管濑名泉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愿意看看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鬼。

『时光荏苒,纤弛蛾飞;
君声何在?洗耳恭听……』

凄美的歌声伴着几乎铺满整个视界的火光弥漫在不知名的空间里,成山的无名的尸骸与孤身傲立于其中的银盔骑士和他的剑突兀的占领了整个画面。

骑士嘴巴动了动,默片没有声音所以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然后画面突然给那对映射出火焰背景的海蓝色眸子来了个特写镜头,好似一汪倒映着朵朵红莲的澄澈湖水。

tbc.

给妹子道个歉orz

 @越过悲伤之浪 

妹子妹子虽然说原本在我还在军训的时候就答应你了要把零凛的那辆车开完,但是我现在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


虽然都是借口、再怎么解释开脱都是我的锅,但是我还是告诉你我现在的囧状吧(哭笑不得):
我们朔间骨科群要开始老零的生贺接文了,我是第五棒,按照预定时间我是10.22-10.24这段时间写文;
今明两天我要完成现实中的我们学校的官博的更新,也要写写写;
我的部门要求我们在10.12到11.3这段时间为三个大型活动绘制6幅大张的海报……
再加上我自己星期六(10.15)那一整天都要参加部门的素拓(素质拓展)……以及现在我作业还没写完(cry)222333333333

对不起啊妹子这辆车什么时候能开完我真的不能跟你保证什么(orz)——我尽力吧,等我熬过这段时间我再找时间(跪)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知道都是我的锅我错了222333333333
你就当我之前的保证没说过吧……
我知道我就是个骗子……
别抛弃我拜托……
求妹子原谅orz

于10.12晚上,
某只蠢咩留
(发的人是我亲爱的代肝,因为我没有电脑) 

我最近老是和我的代肝开这个玩笑。
豪华五星矿工队——两排五、三积五给你挖矿……

军训才开始两天,我就晕倒了两次(一天一次)
我亲爱的代肝君劝我一开始就请假,然而就我们的教官的性格而言我觉得这样做的成功率并不好。

第三天的军训还有8个小时就开始了,我不知道这次我是会上午晕倒还是下午晕倒……明明有在室友的监督下好好吃饭,但是我果然是天生体弱的那种人啊,sad  -_-||